导航菜单

川普轰WHO绕着中国转 WHO如何变成CHO?-灵异

接着我转向人事影响的踪迹,艾沃德是加拿大人,我从他下手,他是土生土长的人烟稀少的Newfoundland人,1985年毕业自当地的Memorial University,一所并不知名的大学,事实上他后来另外到英属哥伦比亚与伦敦所获得的两个学位,也都是来自不算知名的学府。

▲中国利用地缘政治与其他国际组织的机会,交换利益与选票,换取各国的投票支持。(图/新华社)

▲WHO秘书长谭德塞。(图/翻摄自Facebook/WHO)

其次是利用「中非合作论坛」的机会,由胡锦涛亲自向非洲的WHO执行委员会成员介绍陈冯富珍,当时传出胡锦涛提出某些「贿赂」的条件,并允诺与非洲某些项目的合作,获得非洲WHO成员的支持,并表示未来会支持非洲在国际组织扮演更大的角色,不过北京依旧对此予以否认。

可能的答案我后来发现,找不到答案可能的原因在于,执着于从目前的WHO与谭德塞、艾沃德追寻,是找错了目标,真正的答案要从2006年5月22日WHO的南韩干事长Lee Jong-wook意外身亡说起。

当时干事长主要还是34位执行委员会决定的年代,大会通常会尊重委员会的决定,所以胡锦涛和温家宝先写信给32位执行委员拉票,除了没有邦交的萨尔瓦多与不丹除外。

而且如我之前所述,WHO因为采取秘密投票,所以无法得知每人投票的真实情形,加上执行委员会仅有34名成员,贿赂买票的传闻甚嚣尘上,最终投票结果出炉:

WHO并不像IMF等机构以出资投票,也不像BIS给予创始会员国特权,或是像联合国给予常任理事国否决权,加上WHO后来的许多计画旨在吸引更多国家参与,并且传统采行秘密投票而中国政府对于贿赂的手段灵活,终于令中国成功结合亚洲与非洲国家的支持,是攻下WHO的关键。

1992年开始在WHO工作,负责的专案是小儿麻痺,到了不少开发中国家,成效惊人,世界上小儿麻痺患者大幅锐减,成了WHO的招牌之一,因此专案不断扩大规模,甚至一度成为WHO最庞大的专案,最后他因功成为WHO的助理干事长,中间还曾经协助过非洲伊波拉病毒危机,最近则成为COVID-19的负责人之一。总之,网路上没有消息显示他和中国的关联,从金钱与人事都没能找到WHO亲中的证据。

接着利用东协加一会议期间,温家宝亲自向各国领袖拉票,表示中国有意与东协进行更密切的经济合作,但是希望各国也能支持陈冯富珍,不过北京对此否认,但是当时相信陈冯富珍在东协支持度因此仅次于缅甸候选人Nay Htun,并有效打击了主要对手日本。

川普轰WHO绕着中国转 WHO如何变成CHO?

为什么这是好问题?因为根据WHO的预算来源,除了联合国与一些其他零星的来源外,最重要的收入来自会员国分摊与捐赠,历年来会员国分摊均以美国为最高,捐赠则以比尔盖兹与妻子的基金会Bill &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最多,即使以各国捐赠来看,2018年美国捐2.8亿美元,英国2.1亿,德国1.5亿,而中国捐赠不过区区6百万美元,连人口仅有中国四十分之一的加拿大都捐了3千万美元。

中国 32 票日本 31 票墨西哥 30票科威特 28票西班牙 28票最后陈冯富珍获得大会同意,当选WHO干事长。事实上她的第二任选举依旧买票传闻不断,引发改革呼声不断,所以从谭德赛当届开始,就改为大会投票,不过因为依旧是秘密投票,有些人相信选举风气仅比执行委员会投票时略好。

中国推出香港的陈冯富珍被视为高招,陈冯富珍在SARS期间对中国大陆的效忠令其满意,当时中国大陆因为SARS严重,卫生部部长张文康被撤换,由副总理吴仪兼任卫生部长处理SARS,重用锺南山成名。尽管中国认为吴仪是中国卫生的最高领导人,陈冯富珍近似于她的部属;但是陈冯富珍是南韩干事长Lee Jong-wook拉拔的助理干事长,在WHO拥有相当的人脉与知名度,她的香港籍又令其与中国保持某种程度的暧昧性。

日本尾身茂担任过厚生省官员与大学教授,中国陈冯富珍担任过香港卫生署长,两人的共同之处是都经历过SARS与参与WTO。尾身茂研究过SARS并参加日本防疫,而陈冯富珍虽然主持香港的SARS防疫,却被批评为误导民众,并与谭徳赛类似,她配合中国大陆「国家机密」而被批评有隐瞒香港人民疫情之嫌。WHO前后两任干事长,陈冯富珍隐瞒SARS,谭德赛则是霍乱。

最直接的方法是突然将捐款增加一百倍,但是这不仅代价高昂,而且可能显得太过刻意而遭致批评,甚至因此吸引对手的注意而联合起来对抗中国。中国决定采用不同的策略。

虽然不难想像,如果当初是日本的尾身茂当选干事长,也许今日的WHO对台湾、对世界,都会是全然不同的风景也未可知,但是历史终究无法回头,只能期待来者犹可追了。

现在看起来,中国利用其地缘政治与其他国际组织的机会,交换利益与选票,将外交政策、经济合作与国际组织选举绑在一起,而不像其他国家因为部门分别而缺乏整合,并且利用掌握联合国预算委员会的机会,影响联合国辖下组织,加上借秘密投票的机会予以贿赂,同时善用香港一国两制的地位,陈冯富珍香港籍与加拿大籍的暧昧,成功击退日本等竞争者,在WHO秘书长获得漂亮的胜利。

日本有意二度主持WHO,于是立刻推举尾身茂参选,中国得知后随即推出香港的陈冯富珍角逐,缅甸也推出Nay Htun,最后有包括墨西哥与西班牙等十一国人选角逐。

(编按:本文撰于3月30日,美国总统川普于台湾时间4月8日指责WHO过度偏袒中国,并暗示要暂停美国的资助,4月9日WHO秘书长谭德塞出面反击川普不要将病毒政治化,并在记者会上指责台湾对他进行霸凌。)

●沈荣钦/加拿大约克大学副教授见到我po文关于谭德塞与艾沃德荒腔走板的行径,一位朋友来信问我WHO是如何变为中国主导而被戏称为CHO的国际组织?这是一个好问题,而我并不知道答案。

WHO在1993年开始实施预算零成长后,便始终有财务不足的困扰,而大量仰赖捐赠,不过中国历来对WHO的财务贡献相十分微薄,因此要如何打败其他的对手成为一件十分困难的任务。

热门推荐》 ●本文获得作者授权,转载自「」。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,欢迎投书《云论》让优质好文被更多人看见,请寄editor88@ettoday.net或,本网保有文字删修权。

中国整合各国支持 攻下WHO秘书长职位

接着我猜想会不会是中国将有限的金钱策略性地集中在某个计画,以获得不成比例的影响力?正好WHO每两年公布主要计画的所有收入来源,经过检视后,在每一个计画上,中国的金钱贡献都微不足道。

2006年5月22日WHO的南韩干事长Lee Jong-wook突然因病身亡,由瑞典籍的Anders Nordström暂代,直到选出新干事长。

▲前任WHO秘书长陈冯富珍(左)与现任WHO秘书长谭德塞(右)。(图/路透社)

中国为陈冯富珍成立竞选团队,但是与其他国家不同,没有人知道陈冯富珍的真正竞选团队负责人,WHO竞选史上最神秘的团队,香港媒体猜测吴仪是真正负责人,而主要成员包括高强与联合国大使沙祖康等人。台湾人民印象深刻是SARS期间,吴仪代表中国出席WHO,开会首先便封锁台湾加入WHO,对台湾记者询问时怒斥「谁理你们」的就是沙祖康。不过陈冯富珍竞选时,沙祖康正忙着在联合国的UNCTAD参选,所以高强是主要执行者。